本站首页
|
电大首页
|
组织机构
|
政策法规
|
党风廉政
|
警钟长鸣
|
工作简讯
警钟长鸣
当前位置: 本站首页>>警钟长鸣>>正文
被一连串“微信红包”砸开底线
2017-11-18 16:18  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  (阅读:)

 

“又有两车粮食,麻烦你了,请收红包。” 

这一幕,发生在今年6月16日安徽省界首市。当日上午10时32分,粮贩子于某通过“微信”转给安徽省界首市靳寨粮站副站长张宾2000元。随后,张宾将两车粮收购入库。 

据界首市粮食部门介绍,今年麦收期间,连绵阴雨天气致使小麦出现不完善粒超标,水份偏大,质量不达标,整车整车粮食被粮站打回,农民“卖粮难”成为热点。而同样的小麦,被粮贩子从农民手中低价收购后,却能顺利销售,从中赚取差价,群众的利益受到损害。 

6月中旬,界首市纪委对农民“卖粮难”问题开展专项行动,通过走访调查,发现靳寨粮站管理混乱,存在熟人插队、收购标准尺度不一等问题。随后,一起利用“微信红包”行贿的违纪问题浮出水面。 

经查,粮贩子于某将两车小麦先拉到临近的河南省沈丘县纸店粮站,因为水份大没有卖掉。6月13日,靳寨粮站开始收购夏粮的第三天,于某找张宾帮忙,将其中的一车小麦顺利卖掉。为表示感谢,于某给张宾发了7个“微信红包”,每个200元,共1400元,张宾欣然接受。自此,张宾的底线被“微信红包”砸开,多次为于某验质、插队等提供便利,先后3次收受于某发送的14个微信红包,每个200元;2次接受微信支付转账,每次2000元;合计6800元。 

这样的问题是不是仅于某这一例?通过进一步调查纪委发现,在6月13日至23日夏粮收购期间,张宾收受于某等7人现金合计2.78万元和价值500元的鞋子购物卡、1988元的衣服鞋子。甚至出现了同样一车小麦,首次验收不合格,粮贩子外出溜一圈,换个车牌号,再次来到粮站,在张宾的安排和授意下,顺利验收合格。 

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,6月24日,当组织找张宾谈话时,他身穿着的一身崭新名牌,竟然是粮贩子鲍某前一天晚上送的价值1988元的“行头”。 

6月27日,界首市纪委常委会研究决定,给予张宾开除党籍处分,在全市进行通报;并对界首市粮食局党组进行问责,责令局党组作出深刻检查,深入开展专项整治。7月1日,界首市粮食局给予张宾撤职处分。 

“微信红包、电子预付卡等之所以成为‘送礼神器’,一方面在于其隐蔽性,动动手指就能完成,不显山露水。另一方面,面额相对较小,往往打着人情世故、礼尚往来的名义,更容易让党员、干部放松戒备。要以零容忍态度惩治‘微腐败’,让党员、干部对装着腐败祸心的微信红包说‘不’。”安徽省界首市监察局副局长、市纠风办主任说。(安徽省纪委) 

上一条:公开招投标被抛到一边
下一条:严重违反六项纪律 基层“小官”微权巨腐
关闭窗口
技术支持:贵州广播电视大学    网络中心    贵阳市云岩区八鸽岩路138号
邮编550004    电话:0851-84129698